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法学园地>>业务研讨>>正文
商标淡化法律问题的研究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13日 16:54 文章出处:

论文提要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商标的作用已不再局限于表示商品来源防止消费者混淆,而包含着越来越多的内涵。尤其是驰名商标,更多的承载着商标持有者的良好声誉,也正因为如此,针对驰名商标的淡化行为愈来愈多。为规制这类行为,淡化理论应运而生。

商标淡化是商标法律保护制度中较新的理论,其突破了传统商标显著性保护的局限,将反淡化与反混淆并列为商标显著性保护之御驾上不可或缺的双轮。本文意在通过对商标淡化理论的基本概述、对我国商标反淡化保护的立法现状及其司法保护实践的介绍与总结,加强对商标淡化理论的理解。通过立法与实践方面的比较,探寻我国商标淡化理论与立法发展的不足及其完善,并给予企业在商标反淡化方面的若干建议。

本文首先从总体上介绍了商标淡化的特征及性质。商标淡化具有隐蔽性与长期性、损害的难以挽回性、淡化认定难度较大等特征。对商标淡化的定性,由于不同的法律部门具有不同的定性,商标淡化具有侵权行为与不正当竞争行为两种定性。

其次,通过分析我国商标反淡化保护的立法与司法现状,针对其中的不足,提出我国商标反淡化保护的立法需要考虑的几个方面因素:一是要把握立法的适当条件与时机;二是要深入研究确定商标反淡化的理论基础;三是借鉴国外的成熟经验;四是针对我国国情规范商标的反淡化保护。最后,立足现实需要,对企业如何防止商标淡化提出了三项具有可操作性的建议措施。全文共9800个字。

  以下正文:


引 言

商标原本仅仅作为表明商品来源的一种商业标识,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商标的功能早已不局限于此。商标更多地变成了保障商品质量、体现商家声誉、彰显消费者品味的符号。商标越显著,其识别功能就越能够得到有效发挥,消费者在看到该商标时就越能够充分联想到商品的声誉与价值。

因为商标具有如此高的价值,针对商标的各类侵权行为也层出不穷,出现了很多搭借商标声誉的便车,使自己赚得不正当利益的行为。根据对商标淡化进行心理学解释的联想网络理论[1],消费者在接受了商标淡化广告后在品牌认知上会犯更多的错误。行为人的商标与所侵犯的商标相同或相似,而使得消费者等相关公众在内心中产生“联想”,而这种“联想”冲淡了该商标与该商标权利人的商品之间在消费者心目中原有的唯一和特定的联系,该商标在公众的心目中也不再具有很高的显著性。商标淡化将导致消费者记起第一种产品类别的能力下降,而对回忆起第二种产品类别的能力增强。在相同种类或类似的商品或服务上的商标混淆侵权行为由商标混淆理论来加以研究与规制。而在不相似也不相同种类的商品或服务上的商标淡化行为即由商标淡化理论加以探讨与约束。

为了避免商标的显著性的降低、商标与特定商品联系的削弱,商标法应当赋予商标权人一种权利,用以寻求反淡化救济,于是商标的反淡化保护便应运而生。谈到商标反淡化,就会涉及其中最具代表意义的驰名商标的反淡化保护。无论从商标反淡化的概念出发,还是从商标反淡化保护的实践性意义上来说,驰名商标反淡化保护都是其中最为典型的[2]。美国是当今全球诸国中唯一一个对商标反淡化进行专门立法保护的国家,而其《美国联邦商标反淡化法》将淡化定义为“减少、削弱驰名商标对其商品或服务的识别性和显著性能力的行为”,由此可见驰名商标反淡化在整个商标淡化中的重要地位了。

一、商标淡化的特征与性质

(一)商标淡化的特征

商标淡化是指未经权利人的许可,以与驰名商标或知名商标相同或者相类似的文字、图形及其组合在其他不同或不相似的商品或服务上使用,足以减少、削弱该驰名商标的识别性和显示性,并降低其内在价值与识别能力的行为。与商标保护的其他理论相比,商标淡化理论还是一种比较新的商标保护的理论。商标淡化的理论现象最早是在德国出现,1923年德国一家地方法院在一个案件的判决中禁止了袜子制造商使用“4711”的香水商标。法院在判决中将这种商标使用行为表述为:“凡高度著名性的商标,由于其具有吸引力的事实,以及代表企业的商业价值,由此对此类商品的侵害,不问是否用于同类或完全是不同的商品,如果侵害行为已损害该商标及其吸引力,均被认为损害及于企业本身。”[3]这个判决得到了德国最高法院的确认。此后德国学者把这一对驰名商标扩大化保护的立法基础称之为“商标吸引力受冲淡之虞”。由此,产生了淡化理论。这一理论的出现弥补了传统商标侵权理论的不足,也为防止跨类别使用他人驰名商标的行为提供了相应的理论依据。因此对商标淡化理论进行研究,不但对我国商标反淡化保护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对实践发展更是有深远的影响。根据商标淡化的相关理论,其具有以下几个特征:

1.隐蔽性与长期性

传统的商标侵权是在相同或相似的商品或服务上使用与他人商标相同或相似的标识。因为商标权人的商标权被直接侵害了,所以其侵权行为较容易被发现。但是商标淡化是商标的显著性与内在价值被逐渐削弱的过程,因此其具有很强的隐蔽性,不易被商标权人察觉或者即使察觉也容易忽视。而一旦商标的显著性被削弱到被商标权人发现的程度,则商标的淡化行为已经维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4]

2.损害的难以挽回性

商标淡化的长期性特征决定了商标价值的损害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而商标对消费者的吸引力也随着逐渐的减弱。从淡化行为发生到商标权人发现淡化存在并采取措施制止淡化,商标权人的损失是难以挽回的。因为,商标在经过长期淡化后,其显著性或识别性会大大降低,与特定商品或服务之间的联系减弱,商誉也随之被冲淡。而且,商标的显著性或识别性的降低、固有的联系与商誉的损失,是很难量化的,故商标权人在要求赔偿时会碰到很大的困难。

3.淡化认定的难度较大

商标淡化的认定存在着“实际淡化”与“淡化可能性”的难题,即淡化的认定是否需要出现实际损害后果为前提。考虑到商标淡化是一个逐渐削弱商标显著性、降低商标价值的长期性过程,如果非要等到实际损害后果出现才能诉诸法律进行救济的话,对于商标权利人的保护将显得十分迟滞[5]。如果把“淡化可能性”作为淡化认定标准,那么是否需要确定消费者将在后使用商标与驰名商标联系起来的主观标准?而这种主观标准的界定难度很大。

(二)商标淡化的性质

对于商标淡化的定性,从不同的法律部门的视角与不同的角度来看,会有不同的定性。

1.商标侵权行为

从商标法的角度及商标权人的角度看,商标淡化是一种商标侵权行为。商标淡化是一种建立在商标权扩展基础的侵害商标权行为。传统的商标保护是在相同种类或相类似的商品或服务上使用与商标权人的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时。而商标淡化理论则为商标权人提供了阻止他人在不相同也不相类似的商品或服务上使用与其相同或相近似的商标的权利[6]

随着现代商业的发展,商标的主要功能已从识别商品来源转为表彰企业商誉。商标代表着其所有人的商业信誉与其产品的优良品质,蕴含着巨大的商业利益,甚至成为了商业交易的对象。如果不把商标淡化定性为商标侵权行为,而任由损害商标权的淡化行为继续,不但纵容了商标淡化人侵犯他人商标权利为己谋利的违法行为,也有悖于商标法的宗旨与原则。因此应当将商标淡化归为商标侵权行为的范畴[7]

2.不正当竞争行为

从商标淡化行为人的同业经营者角度看,商标淡化是一种不正当竞争行为。根据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条[8],商标淡化行为人不正当地利用商标权人商标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使自己在激烈的竞争中抢占不恰当的“先机”,使得与淡化行为人存在竞争关系的其他经营者遭遇劣势处境。这违背了诚实信用的商业惯例,也损害了其他存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因而构成不正当竞争,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9]

对商标淡化的定性,笔者更倾向于商标侵权行为的性质。因为商标淡化理论目的就是要保护商标权利人的商标价值与商誉不被削弱,从而防止淡化行为人盗用商标权人商标的知名度来推广自己的商品并损害商标权人的商标权利。所以将商标淡化定性为商标侵权行为更有利于商标权利人保护自己的商标不被淡化。

二、我国商标反淡化保护的现状及存在的不足

(一)我国商标反淡化保护的立法现状

关于我国现阶段是否已有反淡化方面的立法,有两种不同意见:有学者认为我国已经存在商标反淡化立法,也有学者认为我国还没有商标反淡化方面的立法。理论界很多人认为反淡化规定在我国现行法中已经存在。有学者依据《商标法实施条例》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有关混淆以外的其他侵权行为的规定,明确声称:“不可否认我国商标法已提供了反淡化保护的法律依据”[10]。也有学者依据我国《商标法》第13条第2款[11]对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商标注册的规定,断定我国的商标法含有商标淡化理论的意味[12]即使我国目前学者对商标淡化有一些述说,但仍没有能形成系统的理论体系。

回溯我国商标法于2001年的第二次修改时,我国理论界尚未对商标淡化展开充分的讨论,商标淡化在当时也不是一个紧迫的问题。事实上,《商标法实施条例》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这两个法律文件均未规定任何混淆以外的商标侵权行为,其所有涉及商标侵权的条文都是以混淆为前提的或者是混淆行为的延伸,在此“误导公众”最多也是可以解释为“引起公众混淆”,所以从立法层面上来看,我国现行法律对商标反淡化的保护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虽然立法机关对商标淡化问题保持沉默,但是司法和行政部门却纷纷在这个问题上作出了决断[13]。这为立法机关打下立法基础。

(二)我国商标反淡化保护的司法实践

在司法实践中,已经有不止一家法院在判决书中引用到了淡化理论,如判定将他人的驰名商标作为商号使用构成侵权,将他人的驰名商标抢注为域名构成商标侵权等。于法院判决中采纳淡化理论的著名案例有很多,如在“立邦”商标案中,立时集团国际有限公司诉武汉立邦涂料有限公司侵犯其商标专用权,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将原告驰名商标“立邦”登记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的行为,不但导致公众混淆,“而且还造成了‘立邦漆’驰名商标的淡化”。

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在一个批复中明确使用了“淡化”一词:“使用与他人在先注册并且驰名的商标文字相同的文字作为企业名称或者名称中的部分文字,该企业所属行业又与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或者服务相同或者有紧密联系,客观上可能产生淡化他人驰名商标,损害商标注册人的合法权益,人民法院应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对这类行为予以制止”[14]。这是我国最高司法部门对商标反淡化问题做出的决断意见。此外,还有行政部门也含蓄地对商标淡化作出过一些规定。如1999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布的《关于商标行政执法中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一条如是规定:在非类似商品或服务上使用与知名度较高且显著性较强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从而不公平地利用了或者损害了该商标的显著性或者声誉的行为,可以使用《商标法》的相关规定来处理之。这条规定实质上体现了对驰名商标提供反淡化保护的原则与精神。

(三)我国商标反淡化保护中存在的不足

从立法角度看,我国的商标反淡化立法与欧美国家相对成熟的商标淡化立法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到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明确的商标反淡化立法条款,而商标淡化的理论则散见于各种法律文件中,如一些司法解释、行政法规、规章。种种状况表明,虽然我国在商标反淡化保护的问题上具有一定的保护力度,但是保护力度还很低,而且商标反淡化的立法还很不完善、很不系统。

从实践的角度看,我国的商标淡化理论与立法发展远远不能满足国内商标反淡化保护的实践需要。法院在面对商标淡化案件时只能以“造成公众混淆”或者“产生联想”等为依据加以判决,从侧面体现了我国商标反淡化保护在立法环节上的薄弱与缺失。法院在对驰名商标淡化案件的处理上,既要满足判决的合法性,又要满足判决的正当性。满足合法性,就是要依据我国现有的法律规范,由于中国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商标淡化法,因此,不能以混淆理论的法律来解决本应由淡化理论才能解决的问题。但是,若不依据现有的法律条文,转而在判决中公开运用淡化理论对淡化纠纷作出判决,那么该判决则失去了现有法律规范提供的合法性保障,这样的判决也会因其欠缺合法性依据而被推翻[15]。那么,如何使判决既有合法性,又有合理性,这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立邦”商标案中,法院依照现行的驰名商标认定标准认定了原告的“立邦”商标乃驰名商标,但是法院在认定被告的侵权行为之淡化性质时是存在问题的。因为虽然原告和被告的商品种类相同,混淆可以被认定,但是原告并没有提出淡化的控告,并且法院也没有对淡化的构成因素做出任何具体的分析。此案的瑕疵就在于法院违反了“不告不理”原则,并且反淡化立法的缺失也显得法院的判决理由十分单薄。

而对于已有的商标淡化方面的法律文件,则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问题。如上文提到的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于1999年颁布的《关于商标行政执法中若干问题的意见》早于2001年的《商标法修正案》发布,修改后的《商标法》对驰名商标提供了跨类保护的同时却并没有采纳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意见》中有关商标淡化实质内容。在此背景下,该《意见》的相关内容即与《商标法》相冲突,该《意见》若继续使用则失去法律依据。不论是最高人民法院的《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还是修订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细则》第四十一条,亦或是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细则》第五十条,都对《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范围,即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的范围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和解释。但是,所有这些规定和解释都没有包含1999 年《意见》 第十一条中关于商标淡化的实质性内容。由于前述《意见》第十一条是对商标权的重大扩展,在法律未作出扩展的情况下,部门规章擅自作出这种规定明显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诸如此类的情况表明,商标淡化制度已经被我国的司法实务部门在一定范围内所引入,但是在实际的操作和应用中仍存在问题。基于商标淡化理论自身的合理性以及我国法院已经在实践中使用这一理论的现实,立法部门如果继续忽视商标淡化制度的构建,则只会造成因缺乏统一标准而形成越来越混乱的执法现象。所以,为了统一执法标准,防止权利滥用,立法部门亟需对商标淡化的问题做出明确的规定。

三、对我国商标反淡化保护立法的若干建议

虽然现阶段我国还没有商标反淡化的立法规定,但这并不表明我国会永远将这个制度排斥在外。随着经济的发展,商标反淡化理论日益成熟,并且这种成熟是顺应国际上对驰名商标保护的需求而产生的。而作为WTO的成员之一,我国应当与巴黎公约、TRIPS协议中对驰名商标保护的要求相衔接,逐步构建起商标反淡化保护的框架。

从欧美国家商标反淡化的立法历程与实践的发展来看,并立足当今的国情,我国于将来采纳这一制度立法时,应当考虑到以下诸方面的因素。

(一)应当把握对商标反淡化立法的适当条件与时机。

反淡化理论实际上就是对驰名商标给予扩大的特别保护。在现代的国家竞争力量中,知识产权已经成为其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但是,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并不是越高越好,还是应该与各国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具体到我国,还是要考虑到我国现阶段的经济发展水平所实际需求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如果反淡化理论符合我国的经济水平,有利于促进我国经济的发展,那么就应当采用之。但是如果实行反淡化制度后,反倒阻碍了我国经济的发展,那么我国就不需要超出巴黎公约、TRIPS协议中对驰名商标的保护范围[16]。就我国现在的驰名商标在全球的影响力,以及商标淡化理论在国内的发展现状而言,我国还不具备相应的社会经济条件来制定像美国那样专门立法的《商标反淡化法》[17]。但是作为世贸的成员,顺应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在现有法律框架内进行商标反淡化制度的规定也是大势所趋。

(二)应反复深入研究以确定商标反淡化的理论基础,正式引入商标淡化概念。

在美国与欧盟的商标淡化法中,虽然都采纳了美国法学家谢克特的反淡化理论[18],但是两者具体上又有所不同。美国商标淡化法将商标反淡化的对象扩展到了具有显著性和声誉的商标,而并没有依循谢克特教授的理论[19]。而在欧盟的商标反淡化法中,联系成了认定商标淡化是否发生的标准,只要与声誉商标发生的联系将不正当地利用或损害声誉商标的显著性或商誉,那么淡化就可以被认定存在了。具体到我国,则需要具体分析应当对何种商标给予反淡化保护,对显著性特征强弱不同的商标提供不同的反淡化保护范围与保护水平。

(三)借鉴国外的成熟经验。

美国、欧盟及一些发达国家在商标淡化理论的研究与实践上都较为成熟,所以我国在设计商标反淡化制度时不可避免会参照借鉴他们的经验。但是我们在吸取国外的成功经验时,应去粗取精、去伪存真。为了保护社会公共利益及市场竞争者的合法权益,美国商标淡化法明确了三种不适用商标反淡化规定的合理使用的情形,即:第一,他人在比较广告或促销中为标识驰名商标所有人的竞争性商品或服务而对驰名商标所作的合理使用;第二,他人并非将驰名商标作为指示他自己商品或服务的来源,而是作为包括在标志和滑稽模仿、批评和评论驰名商标所有人或者驰名商标所有人的商品或服务时的合理使用;第三,所有新闻报道和新闻评论形式的合理使用。欧盟的做法却与此相反,其未在反淡化法中规定淡化的例外,未给社会公共利益和市场竞争者提供一个恰当的避风港。但是,欧盟反淡化法也有到位的方面,如其在如何认定构成不正当利用在先商标的显著特征或声誉,如何构成弱化、丑化等方面都要比美国商标淡化法更胜一筹。

(四)针对我国国情规范商标的反淡化保护。

从我国的商标保护制度尤其是驰名商标保护制度的较短期的建立历程来看,笔者认为,我国现阶段还是不宜毫无保留地移植商标反淡化保护制度,因为无论从理论上看还是从司法实践上看我国在淡化制度方面还是很不成熟的,仍需要大量地积累经验。更何况在商标淡化理论方面,尚且不论我国学者之间存在着不同的见解和矛盾,即使在欧美这些淡化理论成熟的国家也是分歧不断的[20]。当然,商标淡化理论在我国的地位还是日益攀升的,立法者对淡化理论也是越来越重视。这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法律处处长原琪在2009年末召开的全国外商机构保护知识产权座谈会上透露的将提交国务院法制办的商标法第三次修改草案送审稿中可以看出来。该商标法第三次修改草案送审稿的第一百十二条是对商标侵权行为的列举,第七项对商标混淆行为做出了规定,而第八项则规定如下:“无正当理由使用与他人在先驰名的注册商标或其主要部分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可能不正当利用或者损害驰名商标显著性或者声誉的”,该项就是商标淡化行为的明确规定。第七项与第八项将混淆行为与淡化行为区别了开来,解决了当下司法部门在处理淡化案件时只能引用含有混淆基础的商标法法条,而淡化理论的学者在谈及中国的淡化法律时只能将含有混淆的法条呈摆上台,将淡化行为的成立构筑在了混淆的基础上。第一百十二条第八项的规定实为对原先司法解释的规定采用了一种上升的方式加以表达,并通过商标法的修改之契机得到了法律地位的提升[21]

四、对我国企业防止商标淡化的若干对策

商标知名度与显著性的维护关乎一个企业的切身利益,所以商标反淡化不仅是立法、司法、行政部门的责任,更是企业自身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企业在整个商标反淡化大战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笔者就下文对我国企业在商标反淡化战役中提出几条简要的建议。

(一)增强企业的商标保护、淡化防范意识

中国的许多企业商标保护意识是比较淡薄的,在这方面给国家和企业造成了重大的损失,当前企业应增强商标保护意识,精心策划企业的商标战略,把商标保护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来抓,采取多种措施预防商标淡化。在商标的选择使用之初,企业应尽量选择显著性比较强的商标加以使用、注册。显著性较强的商标对日后的商标推广维护、产品的宣传销售、企业的做强做大都有十分明显的作用。相反,如果选择显著性较弱的标志作为企业的商标来使用的话,那么随着企业商标的知名度越来越大,商标被混淆、淡化等侵权现象就较容易出现了。如联想企业,在中国是一个知名企业,当初在选择“lnovo”作为自己商标的时候,也是经历了一番波折。联想企业曾经使用过“legend”(即联想的英文直译)作为自己的商标,后来在走向国际市场时发现“Legend”这个名字几乎在欧洲所有国家都被注册过,注册范围涵盖食品、汽车等领域。因此联想企业愣是在“legend”已十分知名的情况下,将自己的商标改成了“lnovo”。事实证明联想企业的做法是十分明智的。

企业在选定自己的商标后,就应当不断维护商标的声誉、保护其不受他人不法行为的侵害。企业应对自己的商标有足够的重视,密切关注外界有无使用其商标或相似商标的情形,一旦发现自己的商标有被淡化的嫌疑之时,即应立即站出来采取积极的措施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商标淡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积累,淡化的后果就会越来越明显。如果一直等到商标的声誉被削弱、显著性被减淡的时候,才想到要去维权,那么就已经来不及了。“培罗蒙”商标纠纷案件就是一个典型的维权太迟的负面案例。“培罗蒙”西服早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就是上海一个十分著名的品牌了。后来“培蒙”西服在市场上出现,两者的商标十分相像,而且产品也很类似。照理说,“培罗蒙”企业应积极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商标权,但是一直到“培蒙”西服的知名度高于“培罗蒙”,“培罗蒙”的影响力大大受此影响时,“培罗蒙”企业才想到要出来维权,但为时已晚,“培蒙”已经发展成为驰名商标。

(二)加强企业对商标的规范管理

企业在商标的日常使用和管理中应谨防商标自我淡化情况的发生,加强对商标的规范管理,避免商标被当做通用名称使用。企业应注意到驰名商标淡化为商品通用名称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遥不可及。我国的企业尤其是拥有一定知名度的企业要警惕自己的商标被当作商品或服务的通用名称来使用,以致自己的商标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参照国际、国内的一些可行做法,企业可以在商标使用过程中加上注册商标标记,并将商标与所标志的商品的通用名称结合起来使用。

由于商标许可制度的存在,事实上,一些商标的所有权与使用权是分离的。在这种情况下,就极其容易发生被许可或受让的商标使用人将商标使用在与原企业的商品或服务完全不同的产品上。这种错位使用很可能会导致商标淡化的发生。所以,企业在选择自己的许可对象、合作伙伴、联营企业时都应十分小心,谨慎对待这种合作关系。一旦选定自己的许可对象后,应加强对许可对象商标使用行为的监督和管理,防止因其错位使用行为而淡化了自己的商标。

(三)采取合理的防御商标策略,以防止商标的淡化

商标防御策略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在一种商品类别上注册商标后,又在其他商品类别上注册该商标;二是在注册完一个商标后,又注册其他与该商标相似的商标。防御商标策略通常比较适合于那些实力雄厚、资产充足、商标驰名于国内外的大企业,如可口可乐就是在一切商品类型上都注册了防御商标,还有迪斯尼等。

当然,企业的最终目的都是盈利,故无论企业在制定什么策略的时候,都应该注意成本与收益之比,防御性商标策略也是同样的。故企业在制定与实施防御性商标策略之时,应做好合理规划,以最少的投入得到最大的产出。否则,庞大而复杂的防御性商标注册范围带来的经济成本,企业也是难以承受的。企业在采取防御商标策略时,应当认真评估注册防御商标所需的经济成本并提取企业商标的核心价值,以考虑其策略是否适合本企业。

结语

在我国,商标淡化理论还是一种比较新的理论,这一领域的学者对商标淡化的观点仍存有分歧。关于商标淡化的立法经验和立法时机也不成熟,这种法律规定的缺失也导致了在司法实践中的混乱。特别是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日益发展,于经济全球化的日益融入中,对由“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的品牌经济发展的需要,国内驰名商标的知名度也是越来越高。知名商标的这种盛誉与美誉给商标所有人带来巨大商业利益的同时,也为许多不法之徒所觊觎。而商标淡化这种比较隐蔽的商标侵权方式也日益被侵权者用来借他人商标之声誉增加自身之商业利益,进而削弱他人商标的显著性与知名度。在中国,商标淡化的案例也是不断出现。诸此种种呼吁着商标淡化理论的发展研究,商标淡化立法的出台以及商标淡化司法实践的不断完善。



[1]M. Morrin and J. Jacoby, Trademark Dilution, Empirical Measures for an Elusive Concept, Journal of Public Policy and Marketing, vol.26, 2000.

[2]王迁著:《知识产权法教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59页。

[3][英]菲德里克.毛里德,陈学文译,《驰名商标在非竞争性商品上的保护》[A].《知识产权研究》(第一卷)[C].中国方正出版社1996年版,第26页。

[4]魏森著:《商标侵权认定标准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59页。

[5]柳励和:《创名牌:谨防商标被通用》,载《中华商标》1997年第3期,第15页。

[6]魏森著:《商标侵权认定标准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82页。

[7]刘明江著:《商标权效力及其限制研究》,知识产权出版社2010年版,第89页。

[8]《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该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本法所称的不正当竞争,是指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损害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扰乱经济秩序的行为。本法所称的经营者,是指从事商品经营或者营利性服务(以下所称商品包括服务)的法人、其他经济组织和个人。

[9]袁真富:《商标名称通用化的法律风险及其治理对策》,载王立民、黄武汉主编:《知识产权法研究(第5卷)》,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10]吴汉东主编:《知识产权基本问题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598页。

[11]《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就不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以注册并禁止使用。

[12]刘明江著:《商标权效力及其限制研究》,知识产权出版社2010年版,第45页。

[13]金磊《浅谈驰名商标之淡化与反淡化》,www.vip.chinalawinfo.com,(于2011年4月6日访问)

[14]见《最高院关于对杭州张小泉剪刀厂与上海张小泉刀剪总店、上海张小泉刀剪制造有限公司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有关适用法律问题的函》,〔2003〕民三地字第1号。

[15]刘佳庆:《商标淡化理论及其在我国商标司法实践中的应用问题研究》,中国优秀硕士学位论文数据库。(于2011年4月6日访问)。

[16]《驰名商标法律保护的比较研究》,载《科技与法律》1996年第1期,第17页。

[17]杨旭:《加入WTO后我国亟待解决商标淡化立法问题》,载《辽宁经济》2002年第11期,第20页。

[18]谢克特认为,如果一个驰名商标在消费者心目中与特定的商品相联系,而相同或相似的商标又被另一个经营者使用在其商品上,那么即使这些商品是非竞争性的或完全无关的商品,公众在看到后一种商品上面使用的商标时也会联想起前一种商品。所以,就算公众不会认为这些商品来源于同一经营者,在后使用人也将因此而受益,而在先使用人则受到了损害。最后,在先使用人的商标将丧失销售力。也就是说,一旦其他生产者在其他产品上使用了与驰名商标相同的商标,即使消费者对其的来源不存在混淆,驰名商标所有人在驰名商标上的价值都会减少。

[19]邓宏光著:《商标法的理论基础》,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第298页。

[20]李友根:《“淡化理论”在商标案件裁判中的影响分析》,载《法商研究》2008年第3期,第136页。

[21]毛禾枫:《关于<商标法>第三次修改草案的几点探析》,载《商业文化》2010年第6期。

上一条:信访制度的改革与完善 下一条:网络游戏中消费者权益保护问题研究

桂ICP备12003722号
软件设计制作与技术支持:北京法意科技有限公司
浏览本网站推荐您使用IE 7及以上浏览器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031号